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August 2020 >>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中文使用者*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網誌本身留言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密碼往PLURK找
虎牙(R18)
続きを読む >>
| A/P/H | 22:33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Julklappar(R18)
続きを読む >>
| A/P/H | 11:19 | comments(0) | - | |
20字/普醬與他親愛的弟弟
 因為把天空關了所以文章會陸陸續續地移過來w


*阿框點的文


01.Adventure(冒險)
他看見他帥的跟小鳥一樣的哥哥正打算偷水管。

02.Angst(焦慮)
路忘了關門。
基爾看見他正在看菊拿來的片子。

03.Crime(背)
當他搶了菲利的冰淇淋時感到莫名的罪惡快感。

04.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個性偏差)
他看見普醬正在幫小少爺整理樂譜,一邊哼著歌。

05.Episode Related(劇情透露)
「你哥社交能力退化囉~」法/國人說。
......他看到基爾發呆。

06.Fantasy(幻想)
基爾的房間一塵不染。
而他本人正在教菲利禮儀。

07.Fetish(戀物癖)
「本大爺果然是帥的跟小鳥一樣。」普醬離不開鏡子。

08.Fluff(輕鬆)
安東尼奧致電路。
「普醬今晚住我家~」
他一夜好眠。

09.Horror(驚慄)
路聽見法蘭西斯正在逼婚。
而對象是基爾伯特。

10.Tragedy(悲劇)
晚餐是烤雞,吃到一半時普醬扔下叉子。
「!!我的鳥呢!?」

−−−

後頭感想太多覺得跟現在時間點不太合就刪掉了(爆笑)
| A/P/H | 10:55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6/5、標準的雙子座、慶生(點文)
 PS.折檻組、丁典、雷者退散。
條件:請讓貝瓦偷偷的準備王者慶生卻讓一臉好奇的丁馬克開始尋找自個家獅子近日來怪裡怪氣的理由,然後將自己個雙子座性格表現的一覽無遺。

  以下,正文開始。

−−−

  有時候也許是貝瓦爾太過沉默的緣故,丁馬克總喜歡找他的麻煩,他喜歡揪著貝瓦爾要他吐出些隻字片語才肯放過他,這對於近日寄住在他家的貝瓦爾確實是種困擾。

  至於為什麼他會住在丁馬克家呢......這又說來話長了,總而言之在看到站在家門前扭著手指不敢直視他又支支吾吾的提諾以及他身後廢墟一般的房子,一旁的花蛋還躲在遠處發抖,他只是把手放上他的頭,揉揉他的頭髮要他整理行李先去找諾。

  重建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但他深深的後悔當初不是要提諾先去找間旅館住下。

  開始幾天總有個傢伙在他旁邊繞來繞去,又是偷拿他的建材又是在旁邊踱步,連花蛋都比他來的安靜,不過時間一拉長,丁馬克漸漸地又窩回家裡去擾其他人了。

  貝瓦爾鬆了口氣。

  突如其來的變故打亂了他所有的計畫,原本準備替他慶生的事情完全耽擱,加上壽星又在他旁邊晃來晃去,讓他不敢有任何動作,其實大可就在他面前準備也無訪,但說穿了就只是想給他一個驚喜。

  坐在近乎完工的房子內,家具零零散散,貝瓦爾不敢將家具擺得太整齊,深怕有個喜歡逛的傢伙一走進來就看見他手上的半成品。

  說人人到,好奇心滿點的丁馬克帶著戶外的泥踏進玄關,留下許多泥巴腳印,等到他進門的時候,貝瓦爾已經在整理地上的木屑了。

  「哦,要完工了嘛。」

  「嗯。」

  「我幫你在旁邊找到花蛋。」舉起手上的毛球。

  「喔。」

  「你在忙甚麼?」

  「收木屑。」

  「......?」挑眉「你今天吃錯甚麼藥啊?」

  「沒有啊。」

  「你真的很不對勁耶......。」仔細端詳。

  「我要回去找提諾了。」離開。

  「喂、欸!」跟出去。

  在諾開了門看見氣喘吁吁的貝瓦爾,接著三十分鐘後看到另外一個悠哉悠哉的晃了回來。

  反正他一定有辦法從貝瓦爾嘴裡知道些甚麼,即使這傢伙根本不講話,丁馬克這樣想著,上了樓找人,隨後樓上發出乒拎乓啷,接著聲音一路從左邊傳到右邊,還有巨大的撞擊聲。正想上樓查看,諾停在樓梯旁等兩個人一起滾下來。

  嘖!最後甚麼也沒問到,還被諾揍了三個腫包。

  我就不信我明天問問不到!

  隔天,丁馬克起了個大早,摸到客房。

  「......。」貝瓦爾好整以暇,冷著臉看著他。

  丁馬克悶得受不了,這渾球哪來這麼婆婆媽媽有事情就講是不是男人啊!!!可是起又沒辦法起的比他早,問又問不出所以然......。

  「諾〜你說他是不是討厭我了〜他小時候這麼可愛怎麼長大變這樣〜」

  「你是白癡嗎。」話題終結。

  一直到丁馬克生日那天,他才知道貝瓦爾替他做了本行事曆,手工製,褐色的封面上有簡單的線條,不過聽說那陣子朵丁馬克躲得緊,本子是暫時寄放在提諾身上的。

−−−

  終於(悲痛)
| A/P/H | 03:41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氣球(點文)
 PS.折檻組、丁典、雷者退散。

  以下,正文開始。

−−−

  飽滿著氣體,華麗的氣球。

  貝瓦爾凝視著手上的氣球。

  難得到了遊樂場,卻成為顧行李的一員,幸好還有花蛋陪著他,手上捏著的,是那小傢伙從穿著布偶裝的工讀生手上要來的,寶藍色的底上印有白色的星星,不規則的散佈在上頭。

  看顧行李其實頗輕鬆,坐在戶外餐飲區的貝瓦爾不由得睏了,一旁樹蔭搖曳,有點風的天氣,真的是很適合打盹阿......

  手鬆了,不完全充滿氫氣的氣球緩慢地飄著,不一會兒又被抓了回來,貝瓦爾困擾的把汽球綁在手腕上,他深知孩子的執念是多麼的強大,而教他這件事情的人甚至不能稱孩子,但對於應該到手的東西是絕對不可能放鬆,一旦事情出現變數,那執念便會變的強大且迫人。

  回到宅邸,有著金髮的孩子對汽球是愛不釋手,一下子是放著讓他在房裡飄,一下又遷著它到處跑,但時間久了,他膩了,氣球也慢慢地消了氣,變得比皮球還小。

  ......。

  某天貝瓦爾徵得小傢伙的同意把氣球的氣放掉丟了。

  據說氣球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便會因為氣壓不同而自爆,那麼,從一開始就先將氣放掉,丟掉就好了,不是嗎?

−−−

  其實我從小就不是個對氣球很有興趣的小孩(噴)不過還是有那個想要造型氣球(不是用長條氣球折的是另外一種不透明的塑膠材質氣球,沒有彈性)的時期,圓形或是愛心型那種有彈性的氣球對我的吸引力又更小了些,我還是比較喜歡買像是彈珠汽水或是那種玻璃瓶裝的奧利多,棉花糖也是我小時候不是很喜歡的東西之一,因為容易吃的到處都是(爆笑)
| A/P/H | 04:06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撒嬌(點文)
 PS.折檻組、丁典、雷者退散。

請以自己近況+心情添加50%的虛構成分來寫成一篇折檻故事
元素:寂寞難耐覺得冷

−−−

  最近提諾老是抱怨雪越下越大,屋頂都快給壓垮了。

  這不是一大早就出遠門帶著花旦西蘭去找諾他們去了,整間房子頓時冷冷清清,就算消耗掉那疊堆得跟山一樣高的公文也還不到吃午飯的時間,貝瓦爾丟下最後一份公文,拉過大衣,戴上帽子甩上門。

  風雪中他拍著木製大門,門很快地被打開,嘴邊還沾著爆米花的丁馬克一手抱著一團毛球一手推著門「唷?」露出意義不明的笑容。

  「我還以為是諾回來了,甚麼風把你吹來?」

  「......」男人一語不發推開丁馬克走進客廳,間或殘留在靴子裡的雪在地板上留下些許雪痕,隨手把外套掛好,一點也不客氣坐上沙發吃起別人的爆米花,穀物的味道不太濃更多的是焦糖的甜膩......這有點太甜了吧?

  「喂喂喂你很自動喔!」

  沒有理會聒噪的男人,貝瓦爾靠上沙發舒了口氣皺著眉閉上眼。

  「......笨蛋。」

  不太釐氾沙發上,丁馬克擠了過來,伸手揉揉貝瓦爾淡金色的頭髮。

  ......想撒嬌也不是這麼回事吧?一邊在心底失笑的丁馬克

−−−

  對不起江郎才盡甚麼的(悲劇)文章越來越短了真的,果然自力發電也是很累的(痛哭)
| A/P/H | 13:24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蜂蜜牛奶(點文)
 PS.折檻組、丁典、雷者退散。

*key sentence 「從前的懵懂幼稚,現在的相惜相知,不變的是心的真摯。」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你好?」
  「你從哪裡來的啊?」
  「怎麼會在這裡?」
  「跟我走吧?」
  「我們一起生活吧!」

  ......貝瓦爾扶正睡歪了的眼鏡,皺著眉頭看著拎起原本放在他臉上的書的丁馬克。

  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早就已經遙遠的不想想起了,可惜變了的是自己,要離開要回來,都像是自己在無理取鬧,以為離開就可以獨當一面或是擺脫控制,混沌的腦袋,思考無邊無際,漫無秩序。

  丁馬克饒富興致的翻著手上的書,從他進房的那刻起沒說過一個字,自然的在一旁的三腳椅坐定,另外一隻手抓著兩個兔子圖案的馬克杯,杯子上方漾動著的水氣,散發出甜膩的牛奶味,他隨手將杯子擱在矮桌上。

  揉揉額角,他用力眨了幾下酸澀的眼睛,起身從矮桌捧起飲品喝著。

  椅子上的男人放下空杯子,上前攬過他,沿著他的背脊輕拍,就像很久以前那樣。

  但是他早已比男人高了至少半個頭,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從荒野中撿來,無助的孩子,他成了北方的野獸,他為了自由不惜跟他搏鬥,帶走他的盟友,離開他的莊園,所以他也毫不客氣地提著斧頭跟他拚命,賭上他身為王者的自尊。

  繞了一大圈以後才發現對方的真心,有時候丁馬克想著,要不是他那天壓著貝瓦爾的脖子,硬是要他把沒講完的話講完,現在會是甚麼樣子。貝瓦爾太沉默,做決定太安靜,在他不經意的時候將所有可能性封死做最壞的打算。

  而最終,他得到了答案,即使他小小的惡作劇了一翻,當然對方的反應讓他很是愧疚。

  也許現在這個樣子,可以稱做__。

  熱牛奶摻著蜂蜜的味道,在空中飄著。

−−−

  跟最初想的差了十萬八千里XD|||一開始的構想以及第一次動手跟最後寫完中間劇情毫不相干改了超多,最後在肝的哀號下寫完了(爆笑)

| A/P/H | 02:13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藏青、紅、藍色的外套(點文)
 PS.折檻組、丁典、雷者退散。

  以下,正文開始。

−−−

  提諾最近迷上了網購,尤其是在越來越冷的冬天,先不提這對郵差們來說是苦不堪言,尤其是到了寒冬郵購的人多了不少可是大大的甓知斬笑酖工作量。

  提諾在客廳專注地盯著筆電的螢幕,捲動著拍賣商品業的捲軸,抓著一隻小酒瓶的貝瓦爾坐在沙發上往後仰,探頭研究螢幕上的商品,花花剱囘看得他好不暈眩,好不容易從螢幕上揪出外套的單字。

  「......提諾?」邊喝著瓶子裡的液體邊發出疑問。

  「不覺得我們跟花蛋還有西蘭穿一樣顏色的外套很溫馨嗎〜?」笑得燦爛的提諾回過頭,但是慢著......花蛋!?這上面有狗的尺寸嗎?貝瓦爾不著邊際地想,然後點點頭表示同意,不著痕跡地把眼神從另外一個顏色的外套上移走。

  不消五天,包裹便送到了,不過倒是出了點小差錯,他們訂的藍色外套有一件送錯了,送來的是深紅色的外套,貝瓦爾皺著眉頭捏起壓在暗紅色外套下的另外一件衣服,藏青色的外套被他拎了起來,他不發一語的抓著兩件外套抓了件大衣就出門了,留下不明所以的提諾跟花蛋。

  風聲中夾雜著拍門的聲音,丁馬克抓著肚子拉開門「誰啊?」接著被某樣東西直擊面部。

  「#$&^*%!!!」抓下頭上的衣服,丁馬克這才發現他們兩個不知道何時已經貼的這麼近了,貝瓦爾怒氣沖沖地剝下他身上的外套然後揚長而去。

  「......搞甚麼阿?」丁馬克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訂的衣服到的時候顏色好像不太一樣,不過這件紅色的外套又是怎麼回事......?給、給我的嗎!?

  某處宅邸傳來男人意義不明的吼聲,接著被甚麼給打斷了。(隔天貝瓦爾開門發現有個傢伙頭上有著腫包,披著薄薄兩層外套差點凍死在他家門前,當然這些是後話。)

−−−

  我想他應該是被諾給教訓了吧那個腫包(欸)
| A/P/H | 01:05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同居、發燒、宛如蚌殼(點文)
 PS.折檻組、丁典、雷者退散。

  久違的點文(最好)隔了一題以後點文再開!!!(?)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貝瓦爾是個沉默的傢伙,有一說是瑞典語的詞彙太少,而提諾則表示他只是不善交際,事實如何就不得而知。

  這次世界會議雖然主題較偏門一些,但是一些小國家以及不常出席的國家都出現了,而生性嚴謹的國人難得沒有出現,只交代吸著義大利麵的夥伴......旁邊的日本人代為主持。

  今天的貝瓦爾得很不對勁

  ......非常不對勁。

  至於是哪裡不對勁呢......他現在臉色紅潤的跟愛沙在談論關於眼鏡款式以及經濟的議題,期間還激動得加上了肢體動作,不熟悉貝瓦爾的愛沙倒是聊開了,難得沒有跟貝瓦爾一起行動的提諾擠在諾旁邊嘆了口氣,似乎很沮喪的樣子。

  「......?」諾對提諾投以疑惑的眼神,示意他解釋。

  「......」提諾搖搖頭「貝瓦先生今早甚麼也不肯告訴我,活像顆蚌殼。」

  看著提諾抱著花蛋沮喪的連眼淚都快掉出來了,諾還試著笨拙地拍拍提諾的肩,一旁的丁馬克按耐不住,伸出大手揉揉提諾的頭,連帽子都給揉掉了。

  他離開座位跨著步子走到貝瓦爾跟愛沙的中間,在還沒有人反應過來之前揮了他一拳,後座力使他從椅子上摔到地上,貝瓦爾坐在地上用右手壓著臉頰瞇眼瞪著他,丁馬克冷著臉跟他互毆了一頓以後扛著人離開了。



  在瑞典某處的一間獨棟平房裡「......你他媽的發燒為什麼沒講?」棉被裡被扼住脖子的貝瓦爾咕噥了幾聲,放棄似的轉過頭。

  看著他雖然轉過頭手卻還抓著自己的手臂,真不知道該先罵還是先笑,丁馬克伸手抓起床頭櫃上準備好的藥一把捏住他的臉往他的嘴裡塞去,一旁的開水也早就準備好一氣呵成的幫他灌下去,不過看貝瓦爾不斷咳嗽的樣子想必手段是不怎麼高明就是了。

  「好了,快休息。」拍拍被褥,丁馬克走進浴室關上門,倒不擔心那傢伙又爬起來。

  「......」盯著浴室的門,貝瓦爾捏了捏眉心,捲著棉被睡著了。

−−−

  寫完溜〜希望文章不要又越來越短了(痛哭)
| A/P/H | 13:04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羅密歐與茱麗葉(點文)
 PS.折檻組、丁典、雷者退散。

----- 請以學園祭,丁馬克先生與他的獅子個別被抽中為羅密歐,茱麗葉為創作題材進行篇短篇文章。劇本以及台詞指定:在釁的世界,充滿了各式各樣的人,但我只要你一個…只有你才是我的茱麗葉。「欸,我啊,能夠成為你的羅密歐嗎?」

  點文最近暴www是該來自力發電一下(NO)請點文的人耐心等待(YAY)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專心於課本塗鴉的丁馬克心不在焉地聽著班上開班會決定期末同樂會的節目表演,不知道是哪個傢伙喊了聲演戲,班上鬧哄哄,那個梳油頭的學生額角冒著青筋拍裂了桌子,全安頓時安靜只有旁邊那個搖著白旗的中分笨蛋表示那麼就演名劇羅密歐與茱麗葉好了,拍裂了桌子的人想也不想站上台去,那麼來抽籤決定角色!

  欸−−!?甚麼甚麼?在我忙著騷擾隔壁同學(念作諾)的時候決定了甚麼來著?媽的看那個面癱難得嘴角都上揚45度肯定是發生甚麼壞事了!

  皺著眉頭的丁馬克這時才發現酥直綢臑舩軛自己的名字,被寫上去還不打緊,重點是他的名字被排在茱麗葉的下面,而心情愉快的面癱先生則獲選為羅密歐。

  大家都對丁馬克熟悉的不得了,畢竟他和基爾先生都算的上很(非)有(常)特(吵)色(雜)的人,所以這時候相比之下大家反而對演出男主角的貝瓦爾相當好奇,提諾正盡責的在一旁解釋貝瓦爾先生其實只是比較內向不善言辭......等等。

  難得被排除在熱烈的氣氛外頭,丁馬克撇撇嘴,一邊碎碎念著為什麼我這麼雖阿的抱怨著,一邊看到那邊基爾先生完全沒良心的拿著戲服要來給他套了。

  期間排練反倒是貝瓦爾看來吃盡苦頭,要馬就是台詞太精簡不然就是太面無表情,被大伙兒訓了好幾次總算是有點成效,站在舞台上還真有那麼點架式。

  正式開演,一邊偷偷想著Pasta一邊出場的奶媽踏著碎步喊完台詞以後摔回後台,背後頭飾演父親的保母給帶回管束,拉拉雜雜的差點裸奔的吟遊詩人被神父拿著步槍抵著頭趕下場。
  「在釁的世界,充滿了各式各樣的人,但我只要你一個…」表面上看來深情實際上是在瞪著丁馬克要他把高跟鞋穿回去。「只有你才是我的茱麗葉。欸,我啊,能夠成為你的羅密歐嗎?」

  「那當然,所以入贅吧,我親愛的羅密歐。」心理一面飆著髒話,踩著高跟鞋的丁馬克露出燦爛到無法直視的笑容講出了預料外的台詞。

  然而台下似乎對此沒有任何反應,撐完整場戲下來以後,保母只表示大家辛苦了、做得很好......等等。完全沒有對他的脫序演出表示甚麼,丁馬克追問時他只表示茱麗葉燦爛的笑容大家記憶猶新,你果然是演戲的料子阿......接著就去處理被裙子絆倒的奶媽了。

  大家不知道的則是演完戲換下戲服以後茱麗葉與他的羅密歐互毆了一頓,當然隔天沒有人敢追問關於這對悲劇鴛鴦身上的傷勢,學園又恢復平靜,感謝飛天小(ry......講錯了,感謝路爸爸的努力。

−−−

  這篇打了好幾天,總算是打好了(YAY)最近神忙,都逮不到時間偷痢閉飽貮頑漾膜丁馬克當茱麗葉只是一點餓(?)趣味。
| A/P/H | 13:03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 1/2PAGE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