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June 2018 >>
SELECTED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DragCave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站内検索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たとえはいbelieve、中間、静止した隠し、一个lie。
■中国語注意*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請不要太激進,謝謝合作
■旁邊(OTHERS裡)有留言方塊請多加利用w(支援繁中)
■網誌本身留言建議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 91/365 | main | 92/365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酒醉
 [閃奇]

*食用注意
*內有性描寫注意

感謝亞里里開噗討論,我不知不覺就一大早燉了肉wwwww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人群中央的熱點正朝著自己的方向移動,阿奇波爾多稍微有點坐立難安,隔壁的低氣壓來自伯恩哈毫不掩飾的怒氣,但脫得只剩條褲子的弗雷特里西似乎完全不在意。舞台中央依舊鬧得火熱,誰也沒注意到有個人脫離了沸騰的焦點,阿奇波爾多趕在伯恩哈開口前搶先起身。


  那團根本無法辨識的衣料,別想從裏頭找到這廝的上衣了,這樣想著,扶著弗雷特里西。他拖著腳步,將重心放在阿奇波爾多的身上,因酒精而燒得滾燙的肌膚裸露在外頭,與自己不同是種接近白色的粉紅色。穿越宿舍長廊間的空白顯得漫長,不時有些刺痛肌膚的細微冷風,令他擔心肩上的人是否因此著涼,經過熟悉門前時,他開口。

  「進去吧。」冷靜地不像是個醉鬼吐出的話,僅僅不到一秒間他倆已經翻進房內抵著門板,弗雷特里西臉上的微血管清晰可見,擴張的淡紅紋路一路延伸至耳尖,帶著鼻音哼哼地笑著,彷彿剛才不容分說拉人進門的不是他。


  阿奇波爾多微微露出有點參雜著困惑以及無奈的神情,至少弗雷特里西不懂他怎麼能表達得如此細微,他按下弗雷特里西的後頸,卻被憨笑著的弗雷特里西一把伸手擋開,像隻大狗似的將臉埋進肩膀與脖子間的空間。眼前的肩膀,阿奇波爾多想也沒想,張口就在上頭留下了齒印,對上因疼痛而離開他肩窩的弗雷特里西,皺皺鼻頭撇著嘴,弗雷特里西看著阿奇波爾多褪了上衫跟褲套,皮帶扣環敲擊出清脆的金屬聲響。

  弗雷特里西昂著下巴,早就脫得只剩一節還掛在腳踝邊的褲子,靠近坐到床邊的阿奇波爾多,雙腿壓上床墊時引起嘎嘎聲,會過意的阿奇波爾多由外側順著弗雷特里西的大腿根撫上,最後讓他坐上自己的胸膛,他悶悶地笑著,震動著胸腔,直到弗雷特里西湊近他的嘴邊,小心地含著前端,讓弗雷特里西扶著自己調整角度,而他的雙手則顧著安慰分身或是扶著弗雷特里西的腰。

  高潮來的比預計的還快,被嗆著的阿奇波爾多推推弗雷特里西的腰部,他順從地離開他的身上,下意識的抹著嘴邊的液體,卻被弗雷特里西抓住手,修長、指節分明,沒入唇中,弗雷特里西還給他濕漉漉的手指。

  扒著長褲,坐在床上的阿奇波爾多勉強地協助弗雷特里西將自己的褲子退到膝蓋,索性單手撐著床鋪,一手將惱人的布條向下扯。迫不及待的卻是軟而溼滑的觸感,多少有些難為情,只得將上半身壓進被褥中,並不熟練的潤滑還是稍微替活塞運動幫上了點忙。

  比起口交還是差了點啊......一邊這樣想著,嘆了口氣的阿奇波爾多推開弗雷特里西。

  按住咕噥著抱怨地弗雷特里西,讓他仰躺在床上。

  阿奇波爾多扶著柱身小心翼翼地坐下去。

  「想讓我高潮也得出點力阿。」然後他這樣說著,帶著點挑釁的眼神,居高臨下地讓視線掃過因光線顯得混濁不清的竸А



  有沒有說過騎乘位會比較有感覺呢?這樣問著的弗雷特里西一邊打斷阿奇波爾多的律動,照自己的節奏頂著,有甚麼辦法,剛才那樣才懷疑你是鬧哪樣呢......一點兒感覺都沒有,呼吸終見不穩的阿奇波爾多報復性地收緊後庭,而下場當然是兩人都不好受。

  拉鋸戰的開始也許是在阿奇波爾多堅持著不射精,或是弗雷特里西越來越見粗魯的動作,更甚是從他扶住弗雷特里西的那剎那,結束則毫無疑問是從來沒做過的兩人卻同時射精的一瞬間。

  離開了溫暖的肉體,阿奇波爾多撿回衣物一件件套了回去,並不是太在意是否整齊,股間依然遺留那種濕滑的感覺,他打開窗,滿屋子腥羶,他想。



  弗雷特里西安穩的縮在床中央,他慶幸他們沒弄得無法收拾,因為大多都射在身上、嘴,或是身體裡,撈起耳邊的散髮,隨意的塞到耳後,伸出舌清理被自己射的一蹋糊塗的,弗雷特里西的腹部,他則半瞇著眼看他做完這些,起身押好被角,開門離去。

| アンライト | 12:00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12:00 | - | - | |









http://inazuma321.jugem.jp/trackback/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