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December 2018 >>
SELECTED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DragCave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站内検索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たとえはいbelieve、中間、静止した隠し、一个lie。
■中国語注意*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請不要太激進,謝謝合作
■旁邊(OTHERS裡)有留言方塊請多加利用w(支援繁中)
■網誌本身留言建議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 【★★★★★★】 | main | 【BADSIDE STORY】 >>
侍僧組點文短打#020304
 *侍僧組注意

我之前打到一半瀏覽器當掉XDDDDDDDD(悲劇
分別是殘董還有塔塔的點文www
那三人我就不一一標示了,請小心食用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02[水晶玻璃杯、朝露、空氣(點文)]
 
  他揮了揮在陽光下漂浮在空氣中的塵埃,跟在人偶後頭走進來的,是有著茶色短髮的侍僧。
  堆起笑容抵擋因發呆引起的措手不及,路彎起嘴角詢問那嬌小的陶瓷身影,在搬來需要的小白花後,他將身子靠在沒有桌巾覆蓋的鄒桌邊,而他們的視線沒有交集。人偶離開了,穿著燕尾的男人卻留了下來,翻過營業中的牌子,引起鈴鐺發出一串碎開的鈴響。
   ......啊啊−−餓死了,這樣想的路走近梅倫,手套緞面的質感擦在頰邊,唇對著唇,像是對唇產生了極大興趣一般不斷用牙齒輕輕啃咬。這樣露骨的誘 惑正是路的拿手好戲,厚重的衣料蓋住這個如花般纖細的男人,梅倫被推著,向後當作支撐的手掃過櫃子邊緣,碎裂的聲響在腳邊炸開,粗魯的拉過銀色柔軟的髮 絲,交換唾液的行為持續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他唇上因光線反射而顯得水潤,同花上在晨間凝結的水珠。
  而梅倫退到門邊。
  
  「那麼,你現在是要開門,還是要鎖門呢?」


#03[雙面人、鑰匙、夕陽(點文)]


  扭了半天,一動也不動的門把將他們隔絕在溫暖的屋子外頭,深橘色的餘暉撒在白色鬈髮的侍僧身上,給那深紅打上了些許不確定的影子。
  ……靠的有點太近了,他想著。
  曼陀羅濃烈的香氣圍繞著兩人,他瞇起眼厭惡的皺了皺鼻子,實在是……最討厭曼陀羅的味道了啊。
  『喀答、』卡榫發出細微的聲響。
  屋內的男人提了一籃子的白花站在門口「拿去送給大小姐吧。」快落下的夕陽讓他看不清楚棕色瀏海下的雙眼,路只是環起手臂,好整以暇地看著對方。
  「不是應該由你送去更適合嗎?」
  「我還要拿藥水呢,還是你要跟我換。」白花清新的味道沖淡了蔓陀蘿帶來的壓迫感,梅倫指著地上一木箱子的藥水。
  沒有多說甚麼,路意有所指地將目光在兩人身上轉了一圈,停在梅倫的頰上,伸手取過籃子,離開了現場。
  一把拉過還站在門邊的布勞,梅倫闔上門。
 
  「來吧,夜……還長著吶。」


#04[誘惑、脫衣、酥(點文)]


  看著正在記帳的路,有著棕髮的侍僧嘆了口氣,將調了糖球還有牛奶的咖啡輕輕擺上他手邊的空位,幽星界變換的有些劇烈的天氣早讓他穿不住那件深紅色的大衣,連背心也脫了。
  這次最忙碌的可真能算是路了,除了艾伯里斯特以外,最近大小姐頻繁的帶著他和小提琴家出門,好不容易逮到時間卻是這光景,相當無良的詛咒了一下排名前幾名的幾位以後,看準男人停手放下筆,指尖才碰到杯子的邊緣。
  「休息一下吧。」
  稍微停頓了一會兒,路皺著眉嗅嗅杯子的內容物,然後要一旁的他把燕尾服給脫了,看著都嫌熱,將木椅轉過來,男人倚著桌子翹著腳。
  明明很喜歡的吧,卻還是這樣的表情呢,三分之一的牛奶加上兩顆糖球,他將懷錶取出,放到桌上。
  褪下燕尾服,他將長髮撈起,解開藍色緞帶,長髮被塞到耳後,當梅倫將手覆上背心的扣子時,原本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站起身,推了一把。
  背後沒長眼的梅倫踢到一旁的木箱子,跌坐在蓋著長絨地毯的地上,發出細微的悶響,接著,他看到還紮在深紅褲子裡的花邊襯衫,無論幾次都覺得這樣的體重實在是太不標準,他有提過他覺得他跟花一般脆弱又纖細嗎?
  細長蒼白的手指靈巧的將有花紋的銀扣一個一個的解開,坐在他髖骨上的男人傾身向前將上半身與他疊合,比起自己稍微涼些的體溫、灰色襯衫的下襬被另外一隻手給掀開,一邊咬著破碎不清的好熱,稍有動作便被身上的人狠狠瞪視,但這樣可真令人憋的難受阿……。
 
  然而更糟的是,光是這樣的一眼,就讓他渾身發燙,心癢難耐。
| アンライト | 19:05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19:05 | - | - | |









http://inazuma321.jugem.jp/trackback/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