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May 2019 >>
SELECTED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DragCave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站内検索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中国語注意*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網誌本身留言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密碼往PLURK找
<< 鋼筆探險!! | main | 大小姐與戰士的二三事 >>
眼淚
*幸真注意

沒想到珍珠奶茶喝不完成了打完這篇的契機,感謝架月跟我大爆走www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眼淚停不下來。



  不對勁,立海參謀,強悍的觀察力作為後盾,直覺著有些不對勁。
  一向維持著的從容不迫的笑容似乎僵了一點,不過還不到二年級裙帶菜會發現的程度。暗自揣測無濟於事,淡淡地一句弦一郎、精市,饒是自制力見長的真田也不由露了餡,繃緊了唇線。
  也不是真的要說點甚麼,只可惜兩人演技太差,就像拙劣的演員在現場直播的現場被趕鴨子上架,沒有退路,演出沒有人忍心看下去的爛劇碼。是出於團隊的和諧呢,還是自己的私心,按了按眼角,提在手上的筆無意識地晃著,敲敲紀錄用的板子。
  所以說吧,到底是發生了甚麼事情,你們倆。
  一人一邊,一個看天花板一個看地面,還真有默契,他一個旁人猜個八九。又說,精市剛康復呢,讓著點,嗯?
  深吸了口氣,脖子的筋都給逼了出來,發了個模糊不清的單音算是個回答。柳蓮二嘆了口氣往後靠,肩胛骨抵著水泥牆,冰涼涼的。另外一位嘴角別說笑,這下都要往下呈直角了,頭帶下的眼神閃爍著心虛。



  到底為了甚麼打起來好像也記不清了,只記得那雙揪住自己領子的手將衣料纂在手心裡不能更緊,抵著自己鎖骨、傳來比自己預期還要高的體溫。



  他很在意他,非常在意,出院前夜裡打的那場架似乎不存在,他們倆甚至沒有在對方的手臂上哪怕留下一兩個指痕,他哭得亂七八糟,他卻只能靜靜的看著他數著自己慢不下來的心跳。在學校甚至部活裡碰面就如往常般地應對反而讓他無所適從,好像只有他記得那天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今個兒部裡氣氛說不上是沉重,就是本質上似乎有了點變化,敏感的詐欺師嘖嘖兩聲拉著搭檔練習去,一刻也不想待在部室裡。又只剩下兩個人了,他覺得自己突然特別想念起球場,拎著球拍跟著銀白色髮尾的腳後跟出去。
  他不敢回頭。



  離開眼眶的東西溫溫的,卻彷彿沸騰一般灼燒著落下的地方,為什麼心情總是無法傳達呢,就連在對方面前大喊都無法被感知。



  精市。
  勉為其難的,畢竟還是國中生啊……總不願意立刻道歉的。將那一疊資料從板子上拿起塞進他的手中,那麼你今天就先看看我們這陣子進行的訓練菜單,我可是等著你提出點意見呢。
  說是這樣說,離去前卻丟下一句今天不准有任何意見。
  跟在真田後頭,部員們見了不是讓道便是更加賣力揮拍,到底是真田狐假虎威的畫面還是自己,被這樣的想法逗樂的嘴角失守,大夥戰戰兢兢,好在魔王正在當一日小尾巴,前面走哪兒就跟到哪兒。引開了注意力,從來沒有從這個角度觀察部員很是新鮮,看樣子真田和蓮二就能將部裡的事處理得很好,好不容易疏開的眉又皺在一起。
  那是你住院前提出的菜單,前面走著的人補上了這麼一句,我們只有稍微調整。



  能不能別管我……。
  語氣輕的幾乎聽不見,卻清晰的傳進耳裡,不,我不想聽你說這些話。
  請讓我自私的將你當作燈塔。




  幸村坐在真田的懷裡。
  被發現以後好像根本不管面子越哭越崩潰,連護理師都驚動了卻沒人敢上前,等他哭夠,吸吸鼻子丟下一句明天所有人都會來等他出院,拉起球袋頭也不回的走了。

  想了一夜的話在碰上對方時從腦海中煙消雲散,折騰了整天,又記起還要復健臉色又陰沉下來,漸緩的腳步最後停在校門口。
  ……真不想去。

  別鬧了。
  真田背著夕陽,就算沒戴著帽子也讀不到表情。一把抓過他的手腕,觸碰的瞬間似乎感覺到了甚麼。

  是這樣的心情吧,這就是你想說的嗎。
  永遠也無法觸及的燈塔,我才不要成為那樣的存在,我要你在燈塔上,永遠替我點起照亮前方的燈,感情不是單向,知道雙方都互相支持著就夠了。

  我啊,是永遠也不會說出來的,好不容易傳達到的心情怎麼能這麼容易就付諸語言呢,那是說也說不清的啊。


−−−
對真田來說幸村幾乎等於他跟網球的牽掛吧,為了幸村想放棄網球,兩個人打起來打到最後真田大哭,絕對不是痛到哭,或是說應該是心靈上痛到哭。幸村的個性太強勢,但真田也不是那種會被吃得死死的個性,球場上他可是狂妄的皇帝,感情是雙向,所以我覺得幸村肯定也對真田很在意。
| テニスの王子様 | 23:00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http://inazuma321.jugem.jp/trackback/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