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December 2018 >>
SELECTED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DragCave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站内検索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たとえはいbelieve、中間、静止した隠し、一个lie。
■中国語注意*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請不要太激進,謝謝合作
■旁邊(OTHERS裡)有留言方塊請多加利用w(支援繁中)
■網誌本身留言建議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 眼淚 | main | LOL短打#0102030405 >>
大小姐與戰士的二三事
*無CP安心食用

主要是偷跟泛若桑的風,寫了大小姐與家中戰士們的互動(笑)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01.多妮妲(泛若桑)

  人偶小心翼翼的揀選著手中的行動卡,她提著傘顯得有些不耐煩,傘尖一下一下地敲著地板,技能發動效果的時間快過了,要她選自然是強力的輸出,下一回合?那下一回合再說吧。

  看吧,又是防禦。
  都死了還在意甚麼存活率,打爆前方的人就好了還那麼扭扭捏捏,一隻手搭在肩上,換人的時間到了,青年借力將她推往人偶的方向,咋著舌頭,她不情不願地坐在後頭。

  「是不是女主角甚麼的我不在意,你可要有心理準備將我當作你最後的王牌。」

  坐下時她可沒漏看玻璃眼珠裡迸發的小小火光,如果是為了在最好的時間點大殺四方,這麼點小等待她還是可以勉為其難地配合一下的。

--

02.阿奇波爾多(天知)

  人偶喜歡天南地北地講個不停,當然也有消停的時候,那時候可安靜的悶了,他想著。

  第一次見到人偶的時候除了混沌不明的感覺,印象最深刻的怕是他竟然在人偶無機質的臉上瞧見的好奇、興奮、野心......以及更多。那是種說不出的怪異感,後來才發現那只是個具現,另一個世界的魂在這個世界的體現,做為第二位來到宅邸的戰士,他認為以自己的能力是沒有受到虧待的,甚至被當作主力常駐於人偶出門的班底名單。
  人偶總說,最後得到了夠多的碎片就能復活,但是它其實不知道哪件事情才是真實的,包括它得到的所有訊息,甚至在將碎片交到他手上的時候,他腦海裡的記憶。
  它擁有隨時翻閱戰士記憶的特權,可它從不談論起生前的種種,只是在記憶中穿梭,溜溜轉動的眼珠裡有太多情感流動。

  阿奇波爾多覺得感傷。
  然後他們的路持續著,不問方向,不問目的。

--

03.阿貝爾(Mosty)

  他覺得人偶不是那麼喜歡自己的。
  所以當人偶拿著屬於他的第一份記憶來找他的時候,他訝異極了,一旁紅色鎧甲的審判官挪動了一下沉重的醯,金屬敲擊的聲音在屋內顯得過於響亮。

  確定是要給我的嗎?
  阿貝爾眨眨眼,露出了笑容,他不確定人偶木然的臉上是否微微動了一下,比起人偶還是更喜歡有血有肉的人啊。
  人偶沒有爭辯,但也沒有收回要給他的東西。
  確定他真的收下之後,人偶彷彿十分急迫地宣布了要出門一趟,經過門邊的貴族青年連第一句話都還來不及說便被拉了出去。
  人偶手上的行動卡癨瓠減減,也罷。

  阿貝爾站在前方,背上的刺青在灼熱的烈日下被曬得發燙,艷的刺眼,他鬆手將兩把巨大的劍插在地上,好整以暇。

--

04.利恩(藍妖精)

1
  第一眼睜開見著的是風中捲著塵沙的荒蕪之地,而後才是在看來是軍官的青年,以及相較之下,小的幾乎讓人忽視的人偶。
  年輕的軍官似乎聽令於它,奇怪的畫面。
  有著球形的關節,動作不太流暢,它向著自己伸出了手,他必須蹲下身才得以與它平視,利恩,成為我的刀,我的力。
  站在後方戴著帽子的男人眼熟的有些扎眼,無論是拉帽子的角度,猶豫時手指在槍上移動的方式,無論何時都直視著,絕不退縮的眼。

  跟我們走吧。

  然後他的視線被轉回到人偶身上,它正用他那小小的手發出無法想像的力氣將他的頭扳回來。
  最後他跟著人偶回去了。

--

2
  宅子裡的生活遠比他想像的要悠琉貂魁ぢ萋鷦》鮹賛蘸滿毒液,然後看著人偶又蹦又跳的在房裡一路打翻花瓶朝著自己前進,是個好鬥的娃,這下肯定又要找人出門切磋了吧。
  正好,好兄弟很久沒有過招了,生前有分出些勝負嗎?有時試圖回想,但一點也記不得了。

  利恩收起刀,單手將人偶舉到肩頭,倒下的花瓶被扶了正,外頭的野花一片混亂的被塞回瓶裡,瓶裡一滴水也沒有。

--

05.雪莉(架月)

  它看起來有些困惑。
  手上流著唾液的小狗僅只發出哼哼的呼氣聲,她細細撫過手上的刻痕,像荊棘一般的纏繞在腕上。
  她揚起下巴淡漠地掃過遠方那抹腥紅的身影,然後往人偶的方向靠了靠,適逢人偶正(疑似)嘟著嘴湊過來說話,論出門的時間她可是略勝一籌呢,雖然人偶似乎並不擅長如何運用她的力量,但總體來說還算能入眼。
  照理說喜愛以防禦為主的人偶會帶自己出門,讓她十分訝異,尤其她機體的性能並不是用來抗破壞。

  「走囉〜」
  以視覺上太過平靜的人偶嘴裡蹦出輕快愉E語調,一旁戴著帽子的男人靜靜彎著嘴角等待著,沒有多猶豫,雪莉摟緊了羅布,向前走去。

--

06.弗雷特里西(小茜)

  「......欸?真的嗎?」
  揚起笑容的男人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不知道是聊到了甚麼,人偶手舞足蹈,模樣有些滑稽,到激動的時候甚至會站上椅子,一邊胡思亂想的弗雷特里西將手撐在頰邊,看來有些慵懶。

  即使門並沒有闔上,也沒有任何人走進來,直至傍晚時分,或是說星幽界天色暗下來的時候,他不確定這裡有沒有太陽。人偶似乎聊累了,他牽著人偶到大廳坐坐,感覺從沒有這麼悠痢づ了宅邸以後總是不時地找人對練,又或者到深不見底的森林裡測試自己的極限,幾天沒回去也不是沒有過。
  向後靠上紅色沙發的椅背,想像陷在柔軟的棉絮之中,是不是太緊繃了呢......隨著意識飄遠,眼皮不受控制的蓋下。

--

07.佛羅倫斯(HAKU)

  對面的人偶看起來有點可怕。
  佛羅倫斯想著。
  然後對上站在那邊,正準備爬上機甲獵兵,過去的長官。眼神並沒有交會,自家的人偶正在跟對方聊著甚麼沒有聽清楚,佛羅倫斯拉上艙門,開啟傳聲器,混著雜訊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了進來。
  真的.....阿......超想......沒辦法......
  不太完整的句子很難猜到意思,艙門被開啟,氣體因內外的壓力重新調整而發出聲音,對面的人偶擠了上來,雖然以它們這樣嬌小的形體並沒有影響。
  自家的人偶只點點頭,便退出艙內,在她的目瞪口呆之下。膝上的人偶看來有些拘謹,本來就不靈活的軀體這下又更僵硬。
這場戰鬥進行得令人煩躁又焦慮,越過人偶應該是塑膠人造絲的頭髮,她可以看見每張行動卡,但卻無法做出正確的反應,自家人偶切斷了機甲獵兵的通訊。

  戰鬥結束後她噘著嘴留在艙裡表達微弱的抗議,離開的人偶看起來像偷了腥的貪貓,用著不可思議的小跳步離開了。

−−−

都是些小段子,希望大家還看得愉快(笑)
家裡的相處模式大約就是這樣w
| アンライト | 14:11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14:11 | - | - | |









http://inazuma321.jugem.jp/trackback/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