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July 2020 >>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中文使用者*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網誌本身留言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密碼往PLURK找
<< 眼涙 | main | LOL短打#0102030405 >>
大小姐與戰士的二三事
*無CP安心食用

主要是偷跟泛若桑的風,寫了大小姐與家中戰士們的互動(笑)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01.多妮妲(泛若桑)

  人偶小心翼翼的揀選著手中的行動卡,她提著傘顯得有些不耐煩,傘尖一下一下地敲著地板,技能發動效果的時間快過了,要她選自然是強力的輸出,下一回合?那下一回合再說吧。

  看吧,又是防禦。
  都死了還在意甚麼存活率,打爆前方的人就好了還那麼扭扭捏捏,一隻手搭在肩上,換人的時間到了,青年借力將她推往人偶的方向,咋著舌頭,她不情不願地坐在後頭。

  「是不是女主角甚麼的我不在意,你可要有心理準備將我當作你最後的王牌。」

  坐下時她可沒漏看玻璃眼珠裡迸發的小小火光,如果是為了在最好的時間點大殺四方,這麼點小等待她還是可以勉為其難地配合一下的。

--

02.阿奇波爾多(天知)

  人偶喜歡天南地北地講個不停,當然也有消停的時候,那時候可安靜的悶了,他想著。

  第一次見到人偶的時候除了混沌不明的感覺,印象最深刻的怕是他竟然在人偶無機質的臉上瞧見的好奇、興奮、野心......以及更多。那是種說不出的怪異感,後來才發現那只是個具現,另一個世界的魂在這個世界的體現,做為第二位來到宅邸的戰士,他認為以自己的能力是沒有受到虧待的,甚至被當作主力常駐於人偶出門的班底名單。
  人偶總說,最後得到了夠多的碎片就能復活,但是它其實不知道哪件事情才是真實的,包括它得到的所有訊息,甚至在將碎片交到他手上的時候,他腦海裡的記憶。
  它擁有隨時翻閱戰士記憶的特權,可它從不談論起生前的種種,只是在記憶中穿梭,溜溜轉動的眼珠裡有太多情感流動。

  阿奇波爾多覺得感傷。
  然後他們的路持續著,不問方向,不問目的。

--

03.阿貝爾(Mosty)

  他覺得人偶不是那麼喜歡自己的。
  所以當人偶拿著屬於他的第一份記憶來找他的時候,他訝異極了,一旁紅色鎧甲的審判官挪動了一下沉重的醯,金屬敲擊的聲音在屋內顯得過於響亮。

  確定是要給我的嗎?
  阿貝爾眨眨眼,露出了笑容,他不確定人偶木然的臉上是否微微動了一下,比起人偶還是更喜歡有血有肉的人啊。
  人偶沒有爭辯,但也沒有收回要給他的東西。
  確定他真的收下之後,人偶彷彿十分急迫地宣布了要出門一趟,經過門邊的貴族青年連第一句話都還來不及說便被拉了出去。
  人偶手上的行動卡癨瓠減減,也罷。

  阿貝爾站在前方,背上的刺青在灼熱的烈日下被曬得發燙,艷的刺眼,他鬆手將兩把巨大的劍插在地上,好整以暇。

--

04.利恩(藍妖精)

1
  第一眼睜開見著的是風中捲著塵沙的荒蕪之地,而後才是在看來是軍官的青年,以及相較之下,小的幾乎讓人忽視的人偶。
  年輕的軍官似乎聽令於它,奇怪的畫面。
  有著球形的關節,動作不太流暢,它向著自己伸出了手,他必須蹲下身才得以與它平視,利恩,成為我的刀,我的力。
  站在後方戴著帽子的男人眼熟的有些扎眼,無論是拉帽子的角度,猶豫時手指在槍上移動的方式,無論何時都直視著,絕不退縮的眼。

  跟我們走吧。

  然後他的視線被轉回到人偶身上,它正用他那小小的手發出無法想像的力氣將他的頭扳回來。
  最後他跟著人偶回去了。

--

2
  宅子裡的生活遠比他想像的要悠琉貂魁ぢ萋鷦》鮹賛蘸滿毒液,然後看著人偶又蹦又跳的在房裡一路打翻花瓶朝著自己前進,是個好鬥的娃,這下肯定又要找人出門切磋了吧。
  正好,好兄弟很久沒有過招了,生前有分出些勝負嗎?有時試圖回想,但一點也記不得了。

  利恩收起刀,單手將人偶舉到肩頭,倒下的花瓶被扶了正,外頭的野花一片混亂的被塞回瓶裡,瓶裡一滴水也沒有。

--

05.雪莉(架月)

  它看起來有些困惑。
  手上流著唾液的小狗僅只發出哼哼的呼氣聲,她細細撫過手上的刻痕,像荊棘一般的纏繞在腕上。
  她揚起下巴淡漠地掃過遠方那抹腥紅的身影,然後往人偶的方向靠了靠,適逢人偶正(疑似)嘟著嘴湊過來說話,論出門的時間她可是略勝一籌呢,雖然人偶似乎並不擅長如何運用她的力量,但總體來說還算能入眼。
  照理說喜愛以防禦為主的人偶會帶自己出門,讓她十分訝異,尤其她機體的性能並不是用來抗破壞。

  「走囉〜」
  以視覺上太過平靜的人偶嘴裡蹦出輕快愉E語調,一旁戴著帽子的男人靜靜彎著嘴角等待著,沒有多猶豫,雪莉摟緊了羅布,向前走去。

--

06.弗雷特里西(小茜)

  「......欸?真的嗎?」
  揚起笑容的男人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不知道是聊到了甚麼,人偶手舞足蹈,模樣有些滑稽,到激動的時候甚至會站上椅子,一邊胡思亂想的弗雷特里西將手撐在頰邊,看來有些慵懶。

  即使門並沒有闔上,也沒有任何人走進來,直至傍晚時分,或是說星幽界天色暗下來的時候,他不確定這裡有沒有太陽。人偶似乎聊累了,他牽著人偶到大廳坐坐,感覺從沒有這麼悠痢づ了宅邸以後總是不時地找人對練,又或者到深不見底的森林裡測試自己的極限,幾天沒回去也不是沒有過。
  向後靠上紅色沙發的椅背,想像陷在柔軟的棉絮之中,是不是太緊繃了呢......隨著意識飄遠,眼皮不受控制的蓋下。

--

07.佛羅倫斯(HAKU)

  對面的人偶看起來有點可怕。
  佛羅倫斯想著。
  然後對上站在那邊,正準備爬上機甲獵兵,過去的長官。眼神並沒有交會,自家的人偶正在跟對方聊著甚麼沒有聽清楚,佛羅倫斯拉上艙門,開啟傳聲器,混著雜訊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了進來。
  真的.....阿......超想......沒辦法......
  不太完整的句子很難猜到意思,艙門被開啟,氣體因內外的壓力重新調整而發出聲音,對面的人偶擠了上來,雖然以它們這樣嬌小的形體並沒有影響。
  自家的人偶只點點頭,便退出艙內,在她的目瞪口呆之下。膝上的人偶看來有些拘謹,本來就不靈活的軀體這下又更僵硬。
這場戰鬥進行得令人煩躁又焦慮,越過人偶應該是塑膠人造絲的頭髮,她可以看見每張行動卡,但卻無法做出正確的反應,自家人偶切斷了機甲獵兵的通訊。

  戰鬥結束後她噘著嘴留在艙裡表達微弱的抗議,離開的人偶看起來像偷了腥的貪貓,用著不可思議的小跳步離開了。

−−−

都是些小段子,希望大家還看得愉快(笑)
家裡的相處模式大約就是這樣w
| アンライト | 14:11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機能は終了し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