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July 2020 >>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中文使用者*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網誌本身留言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密碼往PLURK找
<< 大小姐與戰士的二三事 | main | LOL短打#06070809 >>
LOL短打#0102030405
*多CP注意,包含BL、BG、GL以及人外

想說也來寫寫,做作業做的好焦慮,就開了點文寫短打。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01.甜甜圈與信(八開)[皮特女警組/凱特琳X菲艾]

  「嘖。」

  凱特琳揚起下巴掃過那盒甜甜圈,全部都是那傢伙愛的口味阿,說好的咖啡口味呢?眼尖的女警這時發現甜甜圈下還壓著點甚麼,使得甜甜圈的高度不一,她掀開墊在下面的吸油紙,哦,進步了嘛。拆開信封歪歪斜斜的筆跡盡量整齊地排列在信紙上,看樣子格線幫了不少忙。
  不只一次提醒要她那張嘴收斂點,後來才聽其他部屬的同仁提到只有她在,這情況才特別嚴重,或者是大家都醉了,男人多的時候也是。

  菲艾對凱特琳相當有好感。

  這是明眼人都瞧的出來的事實,而且還相當的踰矩,例如凱特琳來之前桌上總有杯熱騰騰剛泡好的咖啡,要交給她的公文絕對不是先送到她那兒,一雙機械手甲擋在了門前,大伙兒見她沒甚麼意見也就由的她去,這不就十足的溺愛。雖然種種行為都只顯示出她有多幼稚,凱特琳依舊睜隻眼閉隻眼,打也不是罵也不是,嘆了口氣,念的連自己都覺得累了這才消停點。

  向後靠上椅背,拿起一個粉紅色的甜甜圈,慢慢的閱讀起扭曲的字,完全可以想像她在寫這封信時的表情,真是個笨蛋呢。作為小小的報復,她決定將整盒甜甜圈吃完。
  治安官臉正熱著,由脖子到耳際。

--

02.馬尾(毳毛)[瑟雷西X赫克林]

  帶著貓耳的女孩摟著她的泰貝爾,盯著赫克林。
  等待著被召喚的空檔,赫克林打量了一會兒這次的夥伴,默默地想著等會兒要到哪裡埋伏等待,名為安妮的女孩仍然盯著赫克林,她站在赫克林的左後方,伸出了帶著手環的手。
  一把鐮刀擋住了她的手,臉上立刻顯露了不,小女孩氣鼓鼓,此時回過身,以常人來說算是巨大的身軀掃過,帶點涼颼颼的感覺,赫克林終於看清這隻隊伍最後一位成員,真是嬌小,一面這樣想著一面對上瑟雷西,對方的鐮刀還擋在女孩兒前方。

  召喚前的時間不多了,一旁的葛雷夫滑動著槍上不知名的卡榫,首先踏入了召喚峽谷,雙手環胸的索拉卡跟在後頭。哼了口氣,小安妮嘟起嘴也出發了,赫克林轉身跟上,當大夥兒一齊出現在商店旁,女孩的聲音不大不小,從體側邊傳來。

  「......可以讓我上去嗎?」

  他看起來像彩虹小馬嗎?赫克林焦躁地動了動蹄子,拿了些必需品便要離開,很好,看樣子野區就是自己的地盤了,重重踏下腳步。不一會兒,提著燈籠的鍊魂獄長拉著鎖鏈匡匡噹噹的走了過來,見赫克林眼神愈趨陰暗,他聳聳肩表示被索拉卡趕了回來,而安妮說他只要赫克林,否則讓她與泰貝爾獨處就好。
  赫克林隨意的在草叢邊跪坐下來,厚實的身軀使他即使坐著也比常人高出一截,身旁傳來了額外的重量,壓在腰上,被據依澤瑞爾說是呆毛的東西搔的有點癢,自己頭上這個算不算呢......不過瑟雷西頭上有三根,他比較呆......!?
  嗖的一聲,赫克林踏直了四條鐵蹄,繃的整條脊骨,顯得十分僵硬。
  始作俑者舉著雙手看來有點無辜,他發誓他真的只是因為覺得看起來似乎很好摸才......才抓了一把他的尾巴,不同於自己身上詭譎的儻,漾著淺藍光澤的尾鬃在眼前晃呀晃的,真是鬼迷心竅。收了一記白眼的瑟雷西覺得很無奈,上次到底是誰揪著自己的下巴又是拉又是推的。

--

03.心口不一(Tav)[魔甘娜X凱爾]

  只要跟凱爾同隊她的心情就很不好,伊澤瑞爾縮縮脖子,繼續農他的兵,恰到好處的鎖住敵人,那攤瀝青......噢,是那塊被詛咒的地面也適時地出現在敵方英雄的腳下。推二塔時中路拉克斯及赫克林兩人正不可開交,迫不得已請求TOP支援。

  傳送過來的凱爾隨著一聲加入戰局,附有魔法傷害的火焰纏繞著金色的巨劍,替伊澤瑞爾擋過幾次傷害的魔甘娜身上降下的治療又快又急。草叢中的敵人出乎預料,繞過帶有視野的區域埋伏在附近,差點殺得他們措手不及,第一時間的護盾卻是落在兩位有翅膀的身上,伊澤瑞爾欲哭無淚,要不是他人帥腿長還附帶閃現鬼步,這次倒楣的就是自己了,已經尾刀了的探險家得了便宜還賣乖。
  回家補給中的兩人依舊是一句話也沒對上,匆匆地又離開溫泉了。

  還真是不坦率哪......拉好護目鏡,伊澤瑞爾明智的閉上他的嘴。

--

04.相惜(阿水)[星朵拉與劫]

  「力量是屬於懂得突破極限的人,而非故步自封的弱者。」
  自聽見這句話從星朵拉口中說出,對這女人的好感度意外的直線上升,沒事大夥兒就喜歡一起在各邊境晃晃,邊上便停上這只妞兒,吸收著周圍光線的鄂У繿鼬上午的森林顯得有點陰暗,陽光的熱度無法穿透過來。
  劫沒發出一丁點聲響,卻還是被發現了。

  「誰。」
  操縱著有如手足般的邂点苑鵝ず眨眼之間全數包圍住他,而他連睫毛都未曾顫動,星朵拉揚起嘴角,她欣賞這樣的人,而這樣的人要不是太蠢,就是真有其實力。
  星體重新散了開來,劍拔弩張不復存在,星朵拉看不出來面具底下的表情,她靜靜地飄浮在平靜無波的水面上,歪著頭。劫並不確定她是否真的看的見,只覺得臉上一熱,慶幸著還有面具擋著,然後他肆無忌憚的開始打量起她,從腳尖、纖細的小腿、大腿,豐滿的臀部......最後停在仍然好奇地盯著他,泛著紫色幽光的雙眼。

  樹林里的風徐徐吹來,他眨眨眼,盯著第一片飄落的葉子,輕觸地面時他轉身離開,原地只留下一把滿是刻痕的苦無,雖然破舊、卻鋒利。

  最後那把苦無有沒有被撿起、怕是沒有人知道的,但近來奈麗發現附近森林裡的氣溫時常維持在一個十分涼爽的範圍。

--

05.午間時分(煙及)[鱷魚狗狗/雷尼克頓X納瑟斯]

  雷尼克頓正安安分分的窩在戰爭學院圖書館的警衛室裡,手邊的報紙才翻到第四版,圖書館的進出人口說起來也不是那麼複雜,但總有些出乎大夥兒的預料,像是幽靈人馬時常來借些工具書,看看書目大抵都是些鐵器的保養,卡牌大師則有那麼點詩情畫意,這不,立刻又抱著一疊散文集離開了。

  才想著找納瑟斯吃午飯,警衛室的門就開了,人說手足之間總有點兒感應,果然不假。
  提著說是經過的無極大師順手拎了兩個便當,覺得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便送過來,但剛才分明沒見到他人經過門口,這下挺怪,晃晃腦袋,雷尼克頓彆腳的使用起艾歐尼亞的餐具,這樣悠療正午時分實在是讓人感動得痛哭流涕,納瑟斯用起餐具行雲流水,到底是怎樣的技術。

  雖說他一直想找時間讓對方把自己徹底毀滅來個一勞永逸,但現在同在英雄聯盟裡,這樣的願望也顯得十分卑微,託付給納瑟斯是自己最後的選擇,他知道兄長一切以人民為重,但又情意至深,責任之於他是不可拋去的枷鎖,這樣,顯得自己有些狡猾了。
  現在這樣也不挺好嗎。
  對方垂著眼繼續吃著便當,好像方才說話的並不是他。

  是阿,挺好。

  然後他硬是留下對方在警衛室給他解釋那本他好奇許久的古文童話集。

−−−

寫了些東西,希望能表達出我心中的他們www
| LOL | 22:49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機能は終了し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