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July 2020 >>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中文使用者*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網誌本身留言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密碼往PLURK找
<< LOL短打#0102030405 | main | 001/365(2) >>
LOL短打#06070809
*多CP注意,包含BL以及人外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06.夢魘(依羅)[夜曲X費堤克]

  也許許多英雄都認為費提克是個相當古怪但好相處的(稻草)人,畢竟誰不是有番轟轟烈烈又或是癲狂至極才被召喚至正義之地,夜曲不這麼想。
  透著幽光的眼他論聯盟裡是不少的,但顯露著無奈他倒是第一次見著,所以自己到底又是誰的夢境,對方又做著怎樣的夢,無盡的思考。沙沙擺動著裂開的嘴,對方聽來愉快。

  他說他不做夢,他睡不著。

07.盲人(煙及)[李星X易大師]

  李星看不見,這可是眾所周知。
  「所以李星認人是靠觸覺嗎?」一旁索拉卡女神地問。
  逢人就摸可會被當成變態的阿,易大師從冥想中結束,涼涼的吐槽,她恍然大悟,捧起李星的雙手一邊表示許可,鵝蛋臉、皮膚很好,額頭上的角摸起來觸感粗糙,頭髮細軟......每形容一次眾星之子臉上不由得越發讚嘆,很有趣呢,覺得交了新朋友的女神笑瞇了眼,那麼下一次就認得出我了吧,這樣問著。
  哭笑不得,李星只得表明他平時認人靠聲音,真要每個摸完不就先被砍個八九刀才行,像是易的聲音就十分好認。
  不管是劈砍、平時說話,冥想甚至是受傷的聲音都很好認。
  被點名到的無極劍聖愣在了原地,呆滯的表情嚇壞了附近經過的冰霜射手。
  他坐下,加入其中並拉開話題,覺得呼吸沒有以往平穩,赤紅的耳根子蓋在面罩底下沒人發現。

08.賭徒(灑優)[牌槍/逆命X葛雷夫]

  面對敵方一邊怒吼一面朝著自己直衝而來的仇人,或者說是單方面的仇人,他壓低帽沿。他們可還曾經搭伙呢,像所有賭徒一般,他將所有都賭上,連同這份情,葛雷夫將命運雙手提得沉重,而他,放得輕巧。
  是的,一無所有,除了不甘、憤怒,他喜愛極了對方為了自己的存在氣急敗壞、怒火攻心,掌握著他的執著、他的情緒,這樣掌握著一個人的所有,逆命揚起的嘴角在葛雷夫看來尤其討厭。
  他可是一點都不後悔做出這樣的決定,沒有永遠的夥伴,利益,才是你首要的隊友,我可是明明白白地說過了吶。當所有一切物質上的東西都得到手以後,小時候那樣虛幻不切實際的夢想,就越發灼熱的在腦海中旋轉。

  如所有賭徒一樣,只可惜葛雷夫賭上的,是對自己的信任。

09.醋缸子(架月)[夜曲X費堤克]

  視野中暗了下來,木質硬化而讓感官變得遲鈍的身軀感到強大的衝擊,不由分說立刻召喚鴉群,圍繞在身邊的漆遽翼散落許多羽毛,精神上的對峙,像是有甚麼在撕扯著意志。

  若他還是人身的時候想必會嘆氣吧,帶著手套的手撫過鐮刀刀鋒,總想不透,夜曲似乎是找到有趣的事情,天天繞著他等著他入睡,但沒一次成功,他們永遠都直到天亮還沒有任何進展,一隻烏鴉滑翔然後降落到他的武器上。
  充斥著幽光的雙眼定定地盯著暗處,費堤克沒有多說甚麼,又蹦又跳的約的約爾族法師伴隨著吵雜的碎念闖進了這層寂靜,眼窩裡的光芒黯淡了會兒,稻草人嘆了口氣等著邪惡小法師的法典大轟炸,何不找雷茲呢,他沒問出口。
  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魔法、世界還有聯盟,除去在他後頭一直晃來晃去的噩夢先生倒也算是個平靜的午後,而後人越來越多,小個子的精靈魔法使晃著她的尖頂帽、帶著符文卷軸的流浪法師,甚至是瑪西亞的光術者都來了。

  突然的,天空瀰漫著暗紅色的煙幕,所有人都還處在驚慌失措中,他感到一股力量推著他。

  消散後一切又恢復正常,但少了兩個原本在這裏的英雄,瞬間移動也不是誰的專利,大夥兒沒當作一回事兒又繼續下去,不遠處的草叢堆裡費提克灰頭土臉的拍掉身上的樹葉及雜草,拍了夜曲一臉烏鴉後,默默地回主堡了。

−−−

下次再見(笑)
| LOL | 01:56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機能は終了し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