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July 2020 >>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中文使用者*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網誌本身留言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密碼往PLURK找
<< 酘紫佝術01 | main | 宅邸 >>
Schizophrenia

*布列梅莉亞
*UL合本(BG向)釋出文檔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只要有著蘋果的外型並有著蘋果的味道,那麼就是蘋果了吧。

 

 

  握在手中、覆蓋著羽毛的軀體……染滿鮮血。

 

 

  在宅邸後方有片冀蓮ぢ狂綫榁垂直的懸崖。

 

  戴著牛仔帽的暴風駕馭者說,那兒捎來的風有故鄉的味道。

 

  披著軍服的准將說,站在邊上的感覺,就跟生前一般巍巍立於頂上。

 

  舉著兩把巨劍的劍士說,那樣天藍包容一切的空是他的嚮往。

 

  銀髮的協定審判官說……。

 

 

 

  布列依斯時常從宅邸的頂樓向下望,他站在有著巨大玻璃圓頂的休息室的中心,稍微往前一步,看見建築物前的噴水池浸著某種生物的一部份,梅莉雅想必見著了會十分驚訝吧,至少從前沒見過這樣的東西,放柔了神情的男人退一步回到中央放有紅色繡枕、柔軟的木製扶手椅上。

 

  人偶說,他們都是帶著遺憾,等待前往現世的戰士。

 

  那麼他最終的願望,就是讓梅莉雅回到自己的身邊吧。

 

  他那花兒般可愛的妹妹。

 

  即使他親手葬送了由裡至外崩壞了的妹妹。

 

 

  不過那都無所謂了,只要梅莉亞能夠回來就好,能回到以往那樣一起生活的日子,他就滿足了。就像孩子得不到第一順位的獎賞,退而求其次,布列依斯想,他是自私且任性的。而妹妹是不是……那個,早已不在他的考慮範圍。

 

  手上的記憶是殘缺的,即使他的記憶碎片多得彷彿得到了回到現世的門票,他聽其他人這麼說,他不在意,因為梅莉亞才是他的第一優先。但自己一直極力避免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他丟下梅莉亞,來到這個詭異的世界,能否見上梅莉亞一面都成問題。

 

  回到現世似乎才有機會能讓梅莉亞醒過來,思及此,腦袋有些混亂,布列依斯甩甩頭,重新將梅莉亞的面容擺置眼前,那與自己一樣的白色長髮,卻更加柔軟,帶著一點大方的捲度。

 

  人偶總是稱讚他,強悍的攻擊手段,厚實的防禦,閃著光芒的酊膏身在場上揮舞,梅莉亞的聲音細細的,穿越了打鬥揚起的沙塵,替他加油著。可惜只要一有人靠近,梅莉亞便不願說話了,是怕生吧,雖然幾次想試著介紹宅邸裡的戰士給她,卻始終被拒絕。

 

 

———

 

 

  布列依斯不常開口,這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宅裡不愛說話的自閉症患者也不少,沒有人會去注意,至少這不是貝琳達所關心的事情。但這有著柔美外表的男人總是露骨地盯著自己,帶著一種溫暖的目光,身為人偶,貝琳達見過無數人類各種不同的情緒反應,這樣令人感到安心的眼神……好像在那裡看過一樣呢。

 

  一樣的紅色……。

 

  只可惜那對貝琳達來說毫無意義,透過那雙眼,她可以明顯地感覺到他根本沒有看著自己,而是某個在遠方的目標,僅僅是盯著自己的形體罷了,不過她也沒漏看男人眼底壓著的瘋狂。一如自己在戰場上得到的歡愉,他透過了某種方式得到了他才能享用的快樂。

 

 

  用手指捲著頰邊淺色的大捲髮,貝琳達在人偶旁看著布列依斯將敵人打得毫無還手之力,它還是熱衷於與其他人偶切磋戰術技術的,或是說比運氣。下場交接時給了她一個笑容,以令人措手不及的速度,在轉瞬間消失。

 

  沒有多少人知悉關於布列依斯手足的事情,幾次聊不上以後阿奇波爾多便放棄這差事,並非不想談論,而是他眼前這名披著紅色制服的傢伙每每提到更深入時彷彿保險箱裡的金屬絲被燒斷一樣,中斷了話題,再次提起時又繞回同樣的迴圈裡。不知道是艾伯李斯特更早發現,又或者只是不想惹麻煩,他們倆的交集更少些,即便都死了也不再有立場的問題。

 

 

  無論付出多少代價,讓梅莉亞正常的生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目標,但能夠付出代價的前提是必須活著,不,像這樣能夠活動就可以了,只要能得到梅莉亞的笑容,只要能回到平靜的生活……奢侈的願望是嗎?那麼就成為貪婪的孩子吧,若替炎之聖女辦事能得到回到現世的機會,即使前方佈滿荊棘,他也會將其斬斷,令敵人連灰都不剩。

 

  向人偶詢問有關現世的問題,閃爍的琉璃眼珠看不出情緒,只淡淡地要他稍安勿躁,聖女大人自有定奪,或許回到現世我們仍然是作為死者的身分吧,一旁的阿奇波爾多隨口猜測著,人偶沒有回答。

 

 

  圖書館裡,貴族青年不小心碰倒了頂上的整疊書,砸了下來,碰巧經過的布列依斯倒成了盾牌,雖然有厚重的盔甲,一時半刻也被書本打的悶不出一聲,精緻的線裝書本隨著掉落的衝擊力,快速翻動著書頁,似乎有急事的審判官給了對方一個充滿歉意的眼神後忙不迭地跨過書堆。

 

  不知道哪一頁的最上頭,用著標準的字體,寫著某種病症的名字,青年兀自對著空氣喃喃自語。

 

 

 

  「沒關係……只要能永遠跟妳生活在一起,就好了。」

 

 

  在宅邸後方有片冀蓮ぢ狂綫榁垂直的懸崖。

 

  銀髮的協定審判官說……。

 

  向下望的風景像是從飛行器窗邊的風景,但他站在堅硬卻隨時會剝落的岩壁邊,甚麼也沒說。

 

 

  而握在手中、覆蓋著羽毛的軀體……染滿鮮血,漸漸冰冷。

 

 

  只要有著蘋果的外型並有著蘋果的味道,那麼就是蘋果了吧。

 

 

 

 

−−−

 

 

 

原本布列依斯在我心目中就像是戰神般的存在,在字裡行間應該滿明顯的,但接觸了他的故事以後發現他鐵漢(?)柔情,而等到最終的記憶回歸的時候,他想必是瘋了吧,抱著這樣的心情下筆,想寫出藏在冷靜下的瘋狂,他對妹妹的執著我覺得已經超越了普通的親情,卻仍然是戀情未滿。

 

篇名為精神分裂症,他跟人格分裂並不一樣,患者有可能出現幻覺,也許有人注意到了,梅莉雅/梅莉亞的差別,雖然只是個翻譯的問題,但我更想將它當作一個分水嶺,前面是布列依斯認為的、他的妹妹,後面則是他不願相信是人偶的妹妹,即使兩個是同一個人偶,他甚至不肯承認妹妹是人偶,只希望他能再見到妹妹的笑顏,我想是蘋果論讓他跨越崩潰的邊緣,這是我心裡的布列依斯,感謝你閱讀到這邊。(至於文章中發生的種種意外就不提了,太悲劇www)

 

| アンライト | 01:36 | comments(0)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