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July 2020 >>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中文使用者*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網誌本身留言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密碼往PLURK找
<< 宅邸 | main | 失誤 >>
推理要在晩餐後

*參與企劃-雙飛組
*推理要在晚餐後paro(電視劇)
*大小姐慈悲+執事法拉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所以說,大小姐今天的案子也陷入瓶頸了嗎?」

 

  她的大小姐嘟起嘴,抬手用叉子不滿的戳著還滲著紅色肉汁的排餐,拒絕回答她的問題。被小心盤起的金色髮絲襯著白皙的膚色,她好看的大小姐,瀏海上還夾著她今早猶豫了許久才挑選出來的銀色髮夾。

 

  你又要嘲笑我了,撇過頭去的大小姐這樣說,已經不是該這樣淘氣的年紀了,還是很可愛呢,她微微抿嘴,讓笑容不至於擴大到讓人察覺的地步。

 

  被傾斜的瓶子流出甘醇的酒,在高腳杯中透出晶瑩的光澤映在桌布上。一邊否認,說著怎麼敢呢,一邊試圖慫恿大小姐將案情和盤托出。幾輪下來的攻防,似乎完全佔不到優勢的大小姐垂下肩膀,沮喪的樣子實在讓人不忍,晚上就熱杯蜂蜜牛奶,當作道歉吧,今天是有點踰矩了。

 

  案情似乎起於一則詛咒,這樣怪力亂神的鄉野傳說真讓人興奮呢,收了一個大小姐甩來的白眼,只好暫時收斂一些。
  被棄置在薔薇之中的被害人膚色呈現紫色,是的,紫色,一臉無奈的大小姐再次強調,而且就在準備要將屍體搬回鑑識科中間的空檔,屍體憑空消失了。不僅還沒找到兇手,這下連線索都要斷了。

  大小姐總是漏掉很重要的線索,這樣不是辦法,要隨時注意周圍,現場那麼多粉塵,大小姐都不覺得鼻子癢嗎?

  瞪大眼的齊格勒家千金,腦袋中啪的一聲,接起了線。
  「原來在旁邊大打噴嚏的是你!」

  查覺到不重要的事了呢,不過晚餐更為重要,就等大小姐用過晚餐後再來推理吧。

 

  明明就比自己還小,卻總是很了不起的樣子,讓人生氣,大小姐心裡想的全寫在臉上,法拉輕輕地笑了,一手熟練的將熱水沖進茶壺,紅茶溫潤的氣味隨著水氣,布滿整個空間,但小姐仍然讓我這樣子任性呢,問我為何會出現在那裏?當然是擔心小姐的安危。

  那個粉末恐怕並不是單純的塵土,而是新型睡眠彈裡填裝的嗜睡粉末。法拉把被拆解過的睡眠彈跟現場蒐集來的證物一起化驗的報告書盛在盤上。
  睡眠粉!?是的,別訝異,我的母親在一些特製的武器上有涉略一點,其中便有這種沒有傷害性的睡眠炸彈,這也解釋了為何會有許多鑑識人員相繼身體不適提早離開,被害人並沒有死亡,而是自行起身離開了現場。至於凶器,那把狙擊槍,應該是被害者自己的。當然,現在也不是凶器了,目前放在證物室吧?那麼被害者應該會再出現的,畢竟大部分的人都同意公家管理的鬆散。

 

  深吸了口氣,沒有多做猶豫,慈悲下達了備車的指令,那台最新款的鄂Р団骨酘車在法拉的手下緩緩駛離宅邸。

  要在她把武器拿回來之前趕到呢、沒辦法,同事們盡是一些無法信任又一事無成的傢伙。大小姐可不能這麼說,同事們可是相信您的能力,並把任務交付在您身上。她的大小姐吐吐舌頭,擺擺手,婉約的服裝套上雙排扣的大衣,顯得很流行,再看下去可是要撞車的,法拉叮囑著自己。

 

  還沒有到現場已經見到一抹黃色的身影,莉娜.從來不願意好好穿制服.奧斯頓已經帶著她那兩把不符合規定的配槍東奔西跑,以及,萊因哈特.每次來辦公室都感覺是來泡茶.威爾海姆的大嗓門穿透車門,甩上了車門,前救護員怒不可遏,重重的踩著馬靴,一路踢著石子走進局裡。

  法拉在路旁的車格停妥,沒問題的,我整套戰鬥服都帶了,一定能夠保護好小姐的。

 

  一旁隱匿於樓頂的寡婦咂舌,事情越來越麻煩了,況且旁邊還有個戴著面具的任務終結者,她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至今為止跟他合作的任務還沒有一次成功過。使了眼色要他在這裡待好,做好把風的任務就可以了,只是把槍,不是甚麼需要大動干戈的任務。不知道是否想搗亂的駭影正盯著自己的指尖,天,明明就說這種小事自己可以應付得來的,寡婦覺得她的白眼都可以翻到地心去了。

  不知何時被安置在局內證物室的炸彈在短暫而急促的嗶嗶聲下被引爆,現場陷入一片混亂,即使炸彈的威力並不強大,仍然造成建築物部分的損毀跟坍塌,被爆炸震得睜不開眼的慈悲正等待水泥塊砸落,此刻無比慶幸有跟在慈悲身後的法拉靠著戰鬥服撐住了天花板的一角。

  她的大小姐笑了,做得好,她說。

  但現在證物室近在咫尺,她們倆卻被石塊擋在外頭,在更遠一些還隱約聽得到從另一個局來支援的溫斯頓的聲音。一串微小的喀喀聲引起了她們的注意,兩人互視一眼,隨即開始清理身邊的水泥塊,最後她們好不容易挖開了小縫,卻見到一隻帶著手套的手,從她們眼前將還封在袋子裡的槍械撈走,一回神,慈悲已經扯著袋子的邊緣與對方較勁起來,奈何洞口太小,槍卡在外頭,被對方輕易地取走了。

 

  顯得沮喪的慈悲灰頭土臉的坐在車子的後座,法拉嘆了口氣,今天也不是一件好事也沒有,是吧?

  的確是這樣沒錯,慈悲上車前看了眼比她更沮喪的閃光,也是無奈地嘆了口氣,最少沒有受害者,但警局倒了。下周一的悲劇,她念著。

  也沒有人受傷,不幸中的大幸,不過在確認完對方平安無事以後,又因為臉上的塵土而忍不住笑了出來,回去好好幫我擦擦吧,垂著眼,法拉握著方向盤,小心的問。正看著窗外的慈悲不知道是否有聽到,一手撐著下巴,若有所思。沒敢再問第二句,法拉沉默的驅車回到宅邸,一邊替她的大小姐褪下外套以及剩下的衣物,又要再洗一次澡了呢,驅使著有點乾澀的唇舌,她這樣說,卻被對方一把拉進浴室,浴室這麼大只有我一個人可惜了。大大的笑容,即使頭髮還夾雜著碎屑,她的天使還是在那裡,耀眼的閃著光。

 

  溫熱的水冒著徐徐的煙,把室內弄得有些曖昧不清,蔥白的手指沾著水滑過法拉的眼角,見到你落寞的樣子太可愛了,所以忍不住捉弄你一下,慈悲這樣說著。想豎起眉生氣卻發現自己怎麼樣也聚集不了怒氣,實際上自己才是一次又一次的敗在她手上的那個人,法拉取過浴球,小心地為她去除身上的灰塵。

  沖洗過後慈悲把身子沉入浴池靠進法拉懷裡,滿足的呼出一口氣,只是這樣靠著就很開心呢。法拉收緊雙臂,把她的天使圈住,該開心的人才不是你呢。
  預防在熱水中泡過頭的電子鐘滴滴地響,法拉沒有將心裡的遺憾咒罵出來,礙事的鐘。泡夠了的慈悲等著她,等著她將她身上的每寸肌膚撫遍、擦乾,每每這時她便覺得口乾舌燥,只能完事以後匆匆地將自己弄乾,並將慈悲送上床,逃一般的離開那間臥室。只不過這次對方沒有給他逃離的機會。

 

  陪我睡。

 

  一句簡單的命令,就讓她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勾人的眼神,是誰創造了這麼惹火的生物,她好笑地想著,自己也懂得這樣浮誇的字眼,不過是回憶起以往讀過的書冊,上頭的描述她曾以為那不過是誇大不實的詞藻,直到她遇見了她的天使,那時候她還不夠格成為執事,僅能跟在母親的身後,望著那抹金色的身影在痛苦的人群中穿梭。那時候就立志要好好保護她的吧,一定是那樣的,她會堅持下去,直到消失的那一天,等著對方再一句永不消逝。

 

  闔上門扉,夜還長。

 

​−−−

 

其實我中間有一度差點忘記,不過幸好在時間還算充裕的時候開始動工,但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沒寫文章跟組織語言,寫的過程異常緩慢跟痛苦,回頭一看畫風丕變(忍不住對小M哭訴(?
而且對我來說限制最低字數根本是極限挑戰自我(rofl)(無法寫多的人類
中間一度以為沒有可能弄完QQ,覺得給各方造成困擾真的超抱歉的

| OW | 14:54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機能は終了し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