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July 2020 >>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中文使用者*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網誌本身留言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密碼往PLURK找
<< 推理要在晩餐後 | main | 三面向 >>
失誤

*參與阿奇波爾多戰損企劃

*血腥描寫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一聲清脆的聲響。


  迅速後退旋轉的酲詒珠著一白光映滿眼睛,一切就像放慢的默劇,好友猙獰的臉,嬰兒被噪音影響了睡眠,小小的眉宇糾結,她拚了命的跩住那隻握著槍的手,無聲哭喊。

  『快走!』

  心臟劇烈跳動,懷中的孩子咂著嘴吐了個泡泡,舒開了眉。

  『把阿奇......那個男人抓起來!他是背叛......』
  一轉頭,一名革命軍扣住他拿槍的手,很面熟,但卻叫不出名字,阿奇波爾多用力的甩開對方,拔腿狂奔,驚慌之中顧不上隱藏。平時他是絕對不會犯下這種暴露在敵方視線範圍這種錯誤,還能這樣想著呢,畫面頓時傾斜,被撕裂的劇痛從右腳傳來,只能在翻滾中盡量護著嬰兒。一聲槍響後,想反擊的手腕迸出的血花,沾上臉龐,痛楚逼得他冷汗直流,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有沒有大喊。

  孩子、孩子呢?不知何時將孩子放進雜亂的物品堆之中,乖巧而安靜的在襁褓中安睡,昔日好友帶著她的血跡,緩步而來。

  『阿奇......阿奇波爾多,我很遺憾......』阿皮波爾多垂下眼,帕蘭達因湊近他,接著,將膝蓋狠狠壓上他的傷口,他倒吸了口氣抬眼瞪著威爾,不,那已經不是威爾了,但他嘴角不住地顫抖,陰影下帕蘭達因的輪廓更顯深刻,氣息吹在臉上,是他熟悉的味道,可又帶著自己的血腥味。
  聞著,覺得鼻酸,在威爾把槍抵在他額頭上時,面對死亡時,藏不住的話語脫口而出,伴隨著不甘與悔恨的淚水,最後一幕隨著煙硝味轉瞬消逝。

 

  猛的睜開眼睛,眼前是一臉擔憂的青年,筆挺的軍服因為戰鬥顯得凌亂,沾上不少血跡,一旁的審判官背對著他們兩人獨自對抗前方巨大的不像話的魔物,阿奇波爾多試著動了洞右腳卻沒有任何回應,想舉起右手,只見著僅有一點皮肉連著的手掌,青年告訴他剛才戰鬥中他受到了嚴重的傷害,似乎因為失血過多以及痛楚而昏過去。
  是啊......星幽界就是這樣一個地方,沒死成呢,竟然帶著一絲可惜的心情,阿奇波爾多被青年背在背上,痛得眥牙裂嘴,宅邸包紮的過程他也記的不是很清楚,平時少有戰士受到這麼嚴重的損傷,侍者們也相當煩惱。但那也不過是暫時的事情,在這個世界就是死亡都做不到,已經重新擁有右手與右腳的阿奇波爾多在荒野上駕著馬匹,風從他髮間穿過,最終是不是仍然沒有把那句話語傳達,才會又做了這樣的夢呢?

 

 

−−−

 

沒想到我還有再為了阿奇執筆的一天,時間上十分趕,由於之前學校的緣故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寫作,倉皇中生出來的文章,我想我仍會繼續為阿奇寫下去,下次再見。

| アンライト | 04:18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機能は終了し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