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 July 2020 >>
SELECTED ENTRIE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中文使用者*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網誌本身留言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密碼往PLURK找
<< 《Sign on my flesh/In the name of hurts》 | main | Knock, knock(R18) >>
Sweet

*米札班薩

*CWT50

*場後無料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薩里耶利時常想著,若不是神才嘴巴甜如蜜糖,很可能早就成為路邊的無名屍骨,一面思考著,一抹扎眼的金色掠過他的視線,惹了無數嘻笑的莫札特停在他面前。
  從頭頂的頭髮開始到衣服,甚至是手掌或是鞋子,莫札特總有說詞,他能將對方誇耀的如星子,如下凡的天使。他這不又開始將他那膩死人的讚頌往薩里耶利身上堆,講的所有人都圍了過來,在莫札特的口中,薩里耶利是那樣美好。
  慣於應付稱讚的薩里耶利此時也有些招架不住,他抿著酒,覺得熱氣由耳後蒸熟自己,周圍的人倒是見怪不怪,嬉鬧著要金髮的青年說出更多的讚美,沒有人在意薩里耶利,他鬆了口氣,但對方的聲音若有似無的從人群間穿過,持續把他說的像是天下最好的集合體,摸摸滾燙的耳根,他覺得今天不能再喝了。
  莫札特被擁簇著,注意到薩里耶利已經悄悄遠離人群,坐到一旁,好整以暇地看著他,雖然他讀不出那雙異色的眼睛,但沒有人是討厭被稱讚的,況且他的大師是那麼好,彎起嘴角,莫札特笑得燦爛,彷彿想將自己感受到的快樂散發出去。
  喜愛酒醉的神才喝了過量的酒精,正搖搖晃晃的逼近,他伸出手試圖穩住畫面中晃動分裂的薩里耶利,相較於被酒催化的高熱體溫,對方的肌膚微涼,讓莫札特忍不住拿著臉頰湊上去,但他很快就被制止,冰冷的手掌貼上,令青年打了個寒顫。血液中的佳釀持續作用,莫札特站不穩,他抵著薩里耶利的胸膛,想把下巴掛在對方的肩膀上。

  您醉了。
  他聽見宮廷樂長低沉地描述,莫札特想反駁,卻提不起一點力氣,只能軟綿綿的趴伏在對方肩頭,嘴裡含糊嘟囔著,帶著葡萄酒的氣味。

  看著莫札特醉醺醺的模樣,也沒有人上前試圖將他拉回中心,男人鬆開青年靠回牆邊,整整衣領,小心的將鄂的布花調整到正確的位置,接著又理了理袖口的蕾絲裝飾,最後才又將視線放回正歪斜地靠著桌子的神才身上。毛躁的凌亂金髮在窗邊一半被屋裡的燭光照得閃耀,一半映著外頭皎潔的月光,濕潤的雙眼帶著一抹明顯的紅暈,綴在睫毛與碎髮相接的地方。
  您才是上天賜予的禮物,您的雙手、您的音樂、您的本身。
  聽見薩里耶利不緊不慢,在高腳杯即將觸碰到雙唇時,吹著微醺氣息,擾動杯中液體。一縷鉐攀附著他才蹭過的肩,替鄂的絨布外套帶來一點反光。
  青年晃著他那目的笑容,伸手到空中虛握後把握緊的拳頭塞在自己的胸口,步伐紊亂朝著男人的方向前進,而他視線裡的人下意識地將杯中的瓊漿飲去了半杯。一面呢喃著自己也不懂的音節,莫札特接過薩里耶利手上的半杯酒,一口喝完,接受了太多酒精的咽喉嚐不出味道,只覺得腹部宛如火燒,眼前一片模糊。

  待莫札特重新睜眼,偌大的廳堂只剩下收拾乾淨的家具,還有支著頭在桌邊打盹的薩里耶利,僕人貼心覆上的被單順著華服滑落,窗邊的冷風吹醒了他的思緒。他靜悄悄的將那塊布料蓋在鉐的男人身上,踮著腳尖離開叨擾了一晚上的地方,上了門邊的管家招來等候許久的馬車。

  像流星一樣,沒有聲響的離開,薩里耶利張開有些沉重的眼睛想著,還帶著自己不知道有沒有許成功的願望。男人微微彎起嘴角就著被單把自己縮回柔軟的椅子上休息。

−−−
謝謝你看到這邊,我已經有點江郎才盡,寫無料是預定行程,但靈感來源是我們的兩個小朋友,很抱歉在現場的時候沒辦法拿出無料來交換,希望場後海巡的行為沒有嚇到諸位

| 搖滾莫札特/法札 | 16:50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トラックバック機能は終了しまし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