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ENDAR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 August 2019 >>
SELECTED ENTRIES
RECENT COMMENTS
CATEGORIES
ARCHIVES
其他出沒處*
DragCave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站内検索
LINKS
PROFILE
OTHERS
SPONSORED LINKS
MOBILE
qrcode

EmpTy♪

■中文使用者*
■自我意識強烈,不適者請往右上離開
■網誌本身留言請留英/日文(不支援繁中)
■密碼往PLURK找
<< 蘇啾ABO小段子01 | main | [ASTRO|3M]Hide and Seek 01 >>
Seven Deadly Sins 01

*Alligator

*RPS

*實驗體趴羅

 

那麼以下,正文開始。

−−−

  柳基現窩在沙發上抱著抱枕聽著收音機,安頓好的地點能撐多久他不能保證,但這次確實是比較久一點,他懷疑下次的攻擊會來的更加盛大,所以屋內除了他還留下了李周憲和任創均。響起哀號聲的同時,柳基現坐起身,外頭恢復了平靜,熟悉的腳步聲自遠而近,率先走進來的是李虎錫,後頭跟著吵吵鬧鬧的李玟爀跟打著哈欠的蔡亨願,最後才是在墊子上踏了兩下,抖落鞋子上頭積雪的孫賢祐。

  「解決了?」他們最小的成員問著,前面幾次搬遷地點的時候他還沒有甦醒,也沒有真正碰過攻擊,但李周憲硫謀時候倒是把能教給他的技巧全教了。

  孫賢祐點點頭應了一聲,說是還來不及回報就被解決了,此地暫時安全。

  「下次把任創均帶上吧,不然我覺得埋伏這件事情能把李玟爀悶死。」柳基現調整了個舒服的位子說。

  「好,」李虎錫也笑著「我們任創均挺沉得住氣。」

 

/

 

  第二次的攻擊來的比預期快,但幸好他們這次提早把東西都搬離,最後回來這一趟是要來拿收音機的,柳基現剛踏進屋裡,便感受到剛才還在身側的孫賢祐回過身離開門前,剩下李周憲和李玟爀跟在他身後。

  「後門。」李玟爀輕拍李周憲的肩膀,給他指了方向,會過意的李周憲繞去後門守著,蹲下身,將手掌貼在地面感受震動,李玟爀自己則是站到大門邊,側著耳聽著外頭的動向。

  柳基現把收音機細心的收進桌下被地毯蓋住的的暗櫃,希望等一下不會出現把房子燒了的事情,收音機這種舊機器現在也變得不是那麼好找了。隨著他將地毯蓋回地上的動作,外頭的槍聲打響了開戰的信號,而裂開嘴的李玟爀反手朝著洞開的大門扔出了感應器,引爆設定好的地雷。

  畢竟是事前預先埋設好的炸彈,造成的損傷有限,但擾亂作戰這一點已經足夠,李玟爀退回屋內,抽出兩把帶有消音器的手槍貓著身子躲了起來,從入侵隊伍的最後一人開始對付。

  最終到達柳基現跟前的人數是三人,他聽著後門的動靜,李周憲處理得迅速俐落,加上後門本來就易守難攻,他也就放下心來「李玟爀你有點偷懶阿,專留麻煩給我。」

  沒有等李玟爀的回話,柳基現不理會落在自己身上的拳頭,實際上除了電擊棒跟穿甲彈,這些攻擊對他來說根本就只是搔癢一般的程度,他在李玟爀的第三句反駁結束之前徒手握住那柄槍管,用槍托解決了最後一人。

 

  先踏上門前階梯的是蔡亨願,他把藏在樹林中的卡車開回來,正停在一旁待命。

  「幸好天氣冷,不然這一地贓血要熏死我。」柳基現皺起眉頭,搜刮著還能用的槍械,同時指揮蔡亨願把那台收音機取出來,此時一抹微弱的氣味掠過鼻尖「......車子!」

  柳基現一把拎過李玟爀的衣領,把他拖離門邊,霎時火光四起,藏在車裡的炸彈一齊爆炸,門口連同廳堂的部分被炸出一個大洞,蔡亨願抱著收音機在沙發後躲過一劫。剛從後門跟著李周憲清點完武器的任創均看著一團糟的客廳眨了下眼睛,燒焦的氣味飄散在空中。

  「唉唷,好險......。」李玟爀坐在地上拍著胸口,瞪著眼。

 

/

 

  「每次都這樣東躲西藏,好累阿。」一棟接近市集的小樓房,帶著裂痕、斑駁的外牆,他們擠在遠不如北方那樣釐氾空間裡,柳基現抱著收音機扭著轉輪,他對內容倒是不挑,只是喜歡聽著收音機裡傳來的聲音,就像是正常人隨意轉著電視收看節目一樣。

  一旁孫賢祐跟李虎錫正數著他們從研究基地帶回來的箱子,對自己的身世一無所知讓他們迫切的想從資料裡找出一點與過去有關的蛛絲馬跡,又在即將動手時遲疑,他們最後採納了任創均的意見。

  「不如一年選一箱開來看吧。」

  那時候一天還只能清醒兩個小時的老么,慢悠悠地在沒有人發覺的邊上抬著手,雖然不斷地觀察著成員的臉色,卻也沒有膽怯的樣子。

  離開的第四年,第四個箱子裡裝著的是他們在某個國家生存的痕跡,一些證明身分的證件,還有他們剛被送到時身上帶的東西,那些存留在物品上的記憶開始在空白的區塊染出模糊的顏色,可最多也就這樣,他們不是為了尋找過去才逃出去,而是為了活下去才離開的。

  「這些證件......都還能用呢。」套著一件銜的破衣服,蔡亨願一手支著臉頰,正把證件一張一張插進讀卡機裡測試,是否要繼續使用過去的身分,每個人似乎都有不同的答案。

  「哦......我沒有要繼續用,可是我想拿來看看。」李民爀想接過證件,蔡亨願卻一把把所有證件都塞到他手上,最終變成發還作業簿的教學現場,各自領回。柳基現和蔡亨願把證件收進兜裡,看不出來打算怎麼做,只見孫賢祐抄起打火機唰的一聲,毫不猶豫地把證件給燒了,而李虎錫小心翼翼的把證件放在一個鐵盒子裡,推進了抽屜的最角落。

  李民爀看了眼柳基現空洞的瞳仁,兩人同時把自己那一份也給扔進了火堆裡,桌上留下漆酖痕跡,還有一些溶解的塑料塊。柳基現撇撇嘴,捏起燒灼得通紅的金屬片丟進嘴裡,皺著鼻子吞下去,將最後一點殘骸銷毀。

 

−−−

亂七八糟寫,想到啥寫啥系列

| MONSTA X | 20:01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http://inazuma321.jugem.jp/trackback/381